一流书院 - 网游竞技 - 规则类怪谈:4016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教室灯灭

第十三章 教室灯灭

        “妈耶!”

        剧烈的叩门声仿佛敲打在魏亮的身上一样,他惊叫一声,脚底板上像是抹了82年的黄油一样,呲溜一下来到了林异的身边。

        但是他刚过来,就见林异正从座椅排那边快步走了出来。

        “怎么又出来了?”他疑惑道。

        林异指了指教室的后排,示意魏亮跟他一起冲过去。

        “去那边!”

        魏亮顺着林异的指示看去,突然意识到了林异的意图。

        「一旦教室里的灯开始闪烁,必须在第一时间蹲到课桌下面,抓紧桌椅的腿!」

        但环形阶梯教室的主体部分是没有设计课桌的,上课的时候都是将折叠在椅子把手里的桌垫打开出来充当课桌的。

        所以从理论上讲,教室后排书架那边的课桌,才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课桌”。

        果然,当林异冲过去的时候,教室里仅剩下的二十余个被他定义为“正常学生”的人也是在第一时间放弃了看书,低着个头向着课桌跑了过去。

        但原先那些嵌到了座椅里面的不太对劲的同学们,依旧是没有半点表现,反而是随着白炽灯的闪烁,眼中的兴奋之色越来越浓郁。

        「啵——兹——」

        又一盏白炽灯闪烁了起来。

        第三盏、第四盏……

        接二连三的白炽灯闪烁了起来。

        当所有的白炽灯都开始闪烁,偌大的环形阶梯教室仿佛变成了一个只有黑白两种色调的歌舞厅。

        林异和魏亮冲到了相邻的课桌底下,然后下意识地抓住了同一根桌脚。

        然后两人闪电般收回手,异口同声道:“给你给你。”

        “哎呀客气的嘚儿,你抓上我抓下,咱们上下其手!”魏亮大手一挥,先擒住林异的手然后给他按到了桌脚上。

        林异也闲功夫和他计较这些,但正在这时,他忽然间察觉到了教室的光线似乎变得暗淡了一分……

        他猛然抬起头来望着天花板,只见其中的一个灯泡已经熄灭了!

        “靠,你不要命了,还敢抬头!”魏亮真想把林异的头按下来,但奈何手太短伸不过去。

        “别慌,灯没全灭的时候应该不会有问题……”林异安慰道,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只看一眼。”

        “你就不怕它瞬间全灭了?”魏亮无语道。

        “这应该是有一个过程的吧?”林异道。

        然而话音未落,天花板上就接连响起「啵!啵!啵……」地声音,白炽灯仿佛被机枪一下子扫灭了一样。

        “啊这……”林异张了张嘴巴,迟迟说不出话来,“怎么会灭这么快?”

        「啵!啵!啵!啵……」

        教室里的灯光肉眼可见的暗淡了下去。

        林异还想说点什么,却被魏亮以一个愤怒的瞪眼制止:“打住打住!老林,你他妈别奶了!”

        “不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林异辩解道,“这明明就是天气变化引起的接触不良嘛!”

        趁着说话的功夫,林异赶紧朝着环形阶梯教室投去了最后一眼。

        「一二三四五……」

        他匆匆一眼,将教室里那些没有半点动作的同学全部纳入了眼底,但由于时间紧迫,他扫到最后几人的时候来不及细数,但却已经将不对劲的人数精确到了三十五到三十七个之间。

        “你还在张望什么?”魏亮重重地锤了林异的后背,声音急促且担忧,“赶紧盯着桌腿呀!”

        林异赶紧收回目光,便发现蹲在他身边的魏亮此刻两只手紧紧地抓住了桌腿,配上脸上的那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像极了在庙里手握高香,对着某个神像叩拜壮行的勇士。

        唯一不和谐的地方是这个勇士蹲在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桌子底下,使得原本壮烈肃穆的氛围一下子蠢萌呆逼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教室外的叩门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哐哐哐!」

        「哐哐哐!」

        「哐哐哐!」

        激烈的叩门声从教室的门上传递出来,教室的门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没过多久,这样的波动就传递到了教室四面八方的所有墙壁上。

        「哐哐哐!」

        「哐哐哐!」

        「哐哐哐!」

        教室的地面也跟着颤抖了起来,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叮叮当当地摆动着,像一连串的风铃被肆虐的狂风扫得到处乱晃。

        「啵!啵!啵……」

        白炽灯在摇晃中接二连三地熄灭了下去,没过多久,最后的一盏灯也在「啵」地一声中熄灭了。

        整个教室里一片黑暗,只有零星的光斑从窗户外挤进来。

        因为内外温差的存在,教室的窗户上蒙上了一层白霜,雨点击打在窗户上,划出了一道道刻痕。

        寒气从窗外到窗内不断地蔓延,一种不可名状的诡异感也正在逐渐渗透教室的墙壁。

        林异和魏亮早已没了互相调侃的心思,两人的脸上都满是凝重之色。

        魏亮拉拢了一下子鸭舌帽,收了收兜帽衫,似乎要将整个人缩到本就不存在的铁壳里。

        教室的晃动愈来愈激烈,直到这一刻林异明白。

        教学楼不是安全区,但教室……同样也不是!

        「教室只是一个在特定时间里相对安全的区域!」

        「而这个时间,显然不包括现在!」

        「熬过了今晚,明天一定要办法回宿舍!」

        当浓雾翻越高墙,当潮水浸染铁笼,所有的保护都将成为脆弱的黄纸,昏暗的光影一下子将所有人带回了蛮荒的远古时代。

        黑暗之下,昼伏夜行之辈开始展露獠牙。

        「哐!哐……哐。」

        就在恐惧开始从所有畏缩到了课桌底下的同学身上散发出来的时候,教室的门忽然不再被捶打得那么可怕了。

        原本像是颠簸在狂风大浪里的教室,也是逐渐平稳了下来。

        黑暗中吐气声接二连三出现,似乎所有人都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老林……”魏亮发出了一道细弱蚊蝇的声音,“安全了?”

        但林异没有回答他,而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白痴,不要和任何人交流啊!」

        魏亮瞬间反应了过来,感觉闭上了嘴巴,缩着脖子盯着桌腿。

        林异的面色更加凝重了。

        「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前戏都做了二十分钟了,后面怎么可能草草了事?

        那三十几个同学可还没有半点动作呢!

        林异凝神屏息,身子紧绷,不敢有丝毫放松。

        果然,仿佛是在回应林异的认真态度,黑暗中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咔!」

        教室门的锁舌被转动了。

        有人在门外开门。

        「咔!咔!咔……」

        锁舌一圈又一圈地转动着,清脆的声音却仿佛车轮一般从所有人的身上碾过。

        「喀……咔!」

        当锁舌的最后一圈转弯,缓缓按下的门把手仿佛是一座沉重的山岳一样,压在了教室内所有人的心头。

        「嘀嘀嘀——」

        教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缓缓推开了。

        「嗤——」

        仿佛是打开了一个密封太空舱的门,森白色的雾气从门外涌了进来。

        失去了白炽灯的照射,浓雾就像触手一样在地上攀爬蔓延着,阴冷潮湿的气息带着一点点冰风渗透了进来,整个教室仿佛被搬入了地窖。

        「沙沙沙……」

        石头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出现在了教室里。

        似乎有什么东西裹着浓雾在教室里移动着,仿佛是《哈利·x特》中的摄魂怪拖着石头在地面上爬……

        林异艰难地扫了一眼手表的表盘。

        失去了光线的教室实在太昏暗了,他十分艰难才看清楚了表盘上的刻度。

        22:00。

        「十点整……」

        「现在是5月6号,s市天亮最起码也要五点吧?还有七个小时,难道要以这种方式度过?」

        林异最长记录是蹲坑的时候打了一把宝宝荣耀,守家36分钟最后还是输了……起来的时候双腿打颤不听使唤,浑身难受,感觉气血都达不到脑子……

        这要是在桌子地下保持蹲坑的姿势蹲7个小时……真的可以吗?

        他摇了摇头,暗骂自己脑抽了,都到了这种该死的时刻了哪有资格商量姿势是蹲坑还是坐便?

        此时教室里忽然有一道强光出现,闪了林异一个措手不及。

        他下意识地瞄了一眼手表。

        22:02。

        「过去了两分钟……」

        「不得不说瞎几把想还真的能够消磨时间,那真要这个样子说不定还真的可以苟过去。」

        「等等!!这尼玛哪来的光照啊?!」

        他下意识地就想要循着光照看过去,但都不用他刻意寻找,就在不远处地另一个桌子底下看到了一个光源。

        竟然是一个缩在了课桌底下的同学,打开了一只便携式的手电筒!

        林异瞪了眼睛,饶是以他的思维都出现了片刻的短路。

        他如何都想不到,在这种随机分配的教室里居然能够遇到如此一位小天才!

        一看就是有备而来!

        就在这个时候,林异又下意识地想要借助这来之不易的光线看一下此刻的教室环境,但与此同时,他马上又想起了班主任离别之前的警告。

        当教室里的灯光开始闪烁时,第一步就是蹲到课桌底下抓紧桌腿。

        然后既不要闭眼也不要看除了地面上的花纹或者桌腿意外的任何东西!

        再一想到学生守则中的那一句「不要回头」,林异瞬间得到了一个骇人的推论。

        「雾气之中的那个玩意儿,到教室里来了!」

        「不让张望的目的,是为了不让我看到它……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吗?」

        林异的心中又浮现出了一些念头。

        但这会儿他学乖了。

        既然不该来的念头在这种时候来了,那好……

        他将视线聚焦在桌腿上,然后让黑丝神教和白丝神教在自己的脑海里战斗。

        果然这么一想,整个人一下子神清气爽了起来,那一种弥散在了周围环境之中的不适感也淡化了许多。

        然而,自我麻痹的弊端很快就开始出现了。

        「啪!」

        死寂的教室里,忽然响起了一道沉闷的拍打声。

        这是折叠的椅子弹回原位所发出来的声音。

        很显然,有一位诡异的同学离开了他的座位。

        「嗤——嗤——」

        这位同学拖着沉重的步子在教室里缓慢地行走了起来,胶质的鞋底摩擦着地砖,发出砂纸摩擦般的声音。

        「嗤——嗤——」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嗤——」

        一只穿着老式球鞋的脚出现在了林异的面前,距离他的脸只隔着不足一条小臂的距离。

        然后是另一只脚。

        两只脚以一种十分僵硬的方式在他的面前摩擦着地面行进着,「嗤嗤」的声音像是万千只蚂蚁爬过林异的身体,让他浑身难受。

        林异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适感与一片如潮水一般的怪异感,但是此刻他凝神屏息,注视着面前桌腿,用黑丝美腿和白丝美腿不断地踢碎心头里浮现出来的各种念想。

        一直到这双腿的主人,从他的眼角余光里消失。

        「呼……」

        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短短的十几秒钟时间,但他的胸腔里仿佛尘封了几个世纪的浊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些突然出现的响动声又将他吐到了一半的这口气卡死在了喉咙口。

        “诶?哎!哎!!哎哎哎……”

        伴随着这一道声音的出现,便携式手电筒打出来的光束忽然像是一条黄鳝一样杂乱无章地晃动了起来。

        随着一阵嘈杂声的响起,桌椅被推开,那便携式手电筒的主人似乎被人拎了起来,然后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嘴里发出了一道透着强烈恐惧的“啊!”。

        与此同时,那便携式手电筒啪嚓一声掉落了地砖上,夺目的光束仿佛利剑一般刺出,劈开了漆黑的教室。

        半途中强光掠过林异的脸,他下意识地想要眯起转头,但脖子刚动一点点,整个人就忽然僵在了那边。

        在他眼角余光的极限范围处,出现了一团便携式手电筒的光束所无法劈散的黑影!

        一位同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站在了他所藏匿的课桌的边上!

        林异整个人僵在了原地,鼻息都恨不得将刚刚呼出去的微弱气流全部收回来。

        「嚓嚓嚓……」

        有什么声音从那个同学的身上响了起来,紧接着一只手掌出现了林异的视野里。

        那同学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弯下了腰,伸手拾起了那只手电筒。

        整个过程仿佛是一只提线木偶。

        就在他要将手电筒拾起来的时候,他的脑袋顺着惯性微微一侧,看到了蹲在课桌底下的林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