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 - 网游竞技 - 规则类怪谈:4016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写便签

第十二章 写便签

        滚动的雾气犹如实质化一样冲上了台阶,冲向了走廊。

        「沙沙沙……」

        她的身后响起了无比清晰的石头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她能够感应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从雾气之中探出来,即将触碰到她的肩膀。

        她冲入了门中,然后「哐!!」地一声重重地砸上了办公室的门。

        她背靠在门上,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几个呼吸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上已经湿了一片。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摆钟,钟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又动了,如今指针的时刻指在了21:41上。

        「哐哐哐!」

        「哐哐哐!」

        「哐哐哐!」

        办公室的门依然还在被巨大的力量不停地敲打着,“老师老师……”的呼唤声一刻不停地从门外传进来。

        但她却又似乎已经松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略显凌乱的衣衫后,就起身走回了办公桌前,平静地将文件夹放在了桌面上。

        没过多久,叩门声消失了。

        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摆钟。

        21:43。

        接着,她又来开了抽屉看了一眼,当她看到蓝色信封整齐地摆放在抽屉的一角时,终于是彻底地放松了下来,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

        b组2班。

        一直在坐回了椅子上,魏亮依旧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林异也是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脑子里满是灯光闪烁的回廊和滚动的雾气。

        这一刻,林异十分笃定地认为,教学楼也不是安全的,至少……走廊根本不安全!

        他马上想到了教室窗户上安装着的军用防炸玻璃……

        似乎只有教室才是安全的!

        可教室里……

        他环顾四周,随着班主任锁上了教室的门,那些几乎是嵌在了座椅里的同学们,一个个似乎蠢蠢欲动了起来。

        他能够感觉到一道道带着古怪而赤裸的目光正不加掩饰地锁定着他。

        所以说教室,真的是安全的吗?

        他重新翻开学生守则,找到了其中关于返回宿舍的那一条规则。

        「返回宿舍的时间,真的只有21:00~22:00,可一旦起雾,这个点的校区绝对会下雨啊!」

        他感觉有些头疼,那不成来这里体验七天,七天都得在教室过夜?

        他想到了徐顺康和谢华阳,想到了徐顺康在离开之前和他说的话。

        他喃喃地重复着徐顺康的告诫:

        “我们走后,你们要小心除了你们之外的所有人。”

        “因为……夜晚是他们的主场……”

        “记住了,遵守规则是你们唯一能够实现自我保护的手段。”

        “不过,从理论上来讲,在教室里过夜还是相对安全的,希望明天还可以见到你们……祝你们好运。”

        「夜晚是他们的主场……」

        「在教室里过夜还是相对安全的……」

        「尊师规则是我们能够实现自我保护的手段……」

        就在林异琢磨着徐顺康这几句话里的意思的时候,身边传来了魏亮的声音。

        “我靠,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魏亮骂骂咧咧地喘息着,看到林异过来,忍不住问道,“老林,你是不是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听说,老早以前这里可是一个废弃的村子喔,说不定还是什么鬼村呢!”

        林异白了他一眼:“真有这么恐怖的前身,你上次怎么敢来的?”

        魏亮嘀咕道:“因为我相信科学啊!”

        林异调侃道:“上一个说相信科学的家伙说完这句话后就御剑飞走了。”

        “那我相信玄学好了!”

        “相信玄学的话早晚吓死在这里。”

        魏亮面露苦色,两手一摊:“好啦好啦,还不是为了钱嘛!只要假装来学习,过完七天就可以拿到三万块,包吃又包住,还有h漫看,反正我们也到了实习期,换成你你来不来?”

        林异冷笑了一声:“早说实话就好了嘛,扯什么科学玄学。”

        魏亮撇了撇嘴,但之前那同学邀请他们搭乘电梯的场景却在他的脑海里挥散不去。

        他忍不住道:“老林,你是不是一开始就发现那个人不对劲了?”

        林异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真想知道?”

        “嗨!”魏亮摆出一副怒容,“不想知道我还问你干什么?倒是你,怎么肥四啊,问你个问题还推三阻四的?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不想告诉我?”

        林异叹了一口气:“我怕说出来把你吓死。”

        魏亮一愣,然后果断道:“我靠那你别告诉我了,我胆子小,经不起吓。”

        “这就打退堂鼓了?”

        魏亮起身,拍了拍衣服:“我没你聪明,没你会思考,但从你之前的表现来看……或许我还是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逼,遵守规则活下去的概率大一点。”

        “说实话,等我这次体验课结束,这鸟地方我是绝对不会再来了。”

        说完之后,他离开座位,径直向了阶梯。

        “你哪里去啊?”林异赶紧问道。

        “找h漫去!”魏亮的声音从阶梯教室的后面传过来,“你有什么想看的不?”

        林异本想拒绝,但还是道:“随便拿两本民工漫吧。”

        说完之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亮子,你那边有没有小的笔记本和笔啊?”

        “有的,稍等哈,我给你带过来。”魏亮吆喝道。

        不多时,魏亮拿着一小摞漫画过来了,顺手递给林异一个巴掌大小的翻盖小本子和一支黑色签字笔。

        “谢了,亮子。”林异从魏亮的手中接过了这一摞书。

        “你先看着,我再去那里搜罗搜罗资源。”魏亮指了指教室的讲台位置。

        讲台是环形阶梯教室的中央舞台,在讲台的后面,还有着一排书架,书架上陈列着一套又一套的漫画。

        “你小心点。”林异叮嘱道。

        讲台的边上就就是教室的门,不知道为什么林异总觉得这扇门可有可无。

        哪怕班主任锁了不知道多少圈的锁舌。

        “放心啦,没吊事的。”魏亮拍了拍胸脯。

        林异无奈地笑了笑。

        等魏亮走下了阶梯,林异先是将小本子和黑色签字笔拿到了身前,然后将小本子翻开,接着就对着纸张发呆了起来。

        他回忆了一下从进入校门以来的事情,然后在小本子上写下来了一些记录:

        “1、雾气天气里的老师和学生有问题,听说是艺术老师和艺术生。”

        他写完这句话,想了想,生怕写太多的东西会引起过多的思考,于是决定只写最简单的事实。

        于是他把后面的“听说是艺术老师和艺术生”重重地涂抹掉了。

        然后接着写:

        “2、亮着的路灯下是安全的,如果迷路,在路灯下等着,真的可以遇到保安。”

        “3、保安比正常人都高大,腰上缠着一根巨大的铁链子。跟着保安可以在雾气里行走。”

        “4、教学楼有地下室……”

        写到这里,他想到了教学楼守则,顿了顿笔,又写了一个“?”。

        他停下来想了一想,然后把整句话划掉了。

        接着重新写:

        “4、班主任的胸口有一个白色的亚克力板材质的白色胸牌,胸牌上写了b组2班。”

        接着他忽然想到学生守则里提示他为了防止遗忘自己的姓名学号,可以在纸头上记录下来,于是他在第四条后面补充道:“我叫林异,学号是x0230506098。”

        写到这里,林异放下笔深呼吸了一口气,自我感觉了一下,头脑思路清晰,浑身上下也没有半点疲惫感,心中便笃定了一个念头:

        只回忆自身所经历的事实以及一些与自身对于校区的认知所不冲突的事情,是不会产生之前的那种疲惫感的。

        于是他单独开了一页,写道:

        “思考一些让人困惑的事情会产生疲惫感,疲惫感会让人嗜睡,嗜睡会引来同学——括号,据说宿舍是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等回到了宿舍在思考更多问题,现在只做记录。”

        写完这一句,他将纸张撕下来放到了裤子口袋里。

        但就在这时,他的纸头触碰到口袋里的了另一个纸团。

        那个从班主任的教师办公室里捡来的碎纸屑揉成的纸球!

        之前接连遇到诡异的事情,以至于他都忘记了裤子里还藏着一个纸团!

        他下意识地就想要将这个纸团拿出来摊平了看看,但又生怕哪怕只是多看一眼都会引起自己“无限的瞎想”,于是为了保守起见,他还是决定等回到了宿舍再看。

        于是,他在裤兜里将这个纸团尽量捋平,以免刺棱的地方老是摩擦大腿不太舒服。

        他继续落笔:“5、体育生似乎是好人。”

        “6、上厕所的时候需要坚信前面有个厕所。括号:难道坚定的意志是生存的关键?”

        写到这里,他想到了魏亮,几度提起了笔又放下,最后还是忍不住补了一句:“大智若蠢好像也行。”

        写完六条之后他转了转笔,回忆了一下自己还有没有遗漏的细节。

        他想写蓝色围兜的厨师,但不知道该写他们什么,最后他想到了绿色围兜的厨师和那些个动作有些僵硬的同学,写下来了最后一条:

        “7、小心那些笑容一看就很假的人,他们是有问题的。”

        正写到这句话的时候,林异忽然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的地方。

        他于是皱着眉头看着小本子……

        忽然,他察觉到小本子上的光影跳动了一下!

        「嗯?!」他下意识地警觉了起来,于是他抬起头来看向了教室的天花板。

        这一看,他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

        只见悬挂在教室天花板上的众多白炽灯里,有一盏灯不知是线路老化还是接触不良,竟然「啵——兹——啵——兹——」地闪烁了起来!

        就在他发现白炽灯闪烁的瞬间,那种透心凉的感觉一下子就从五脏六腑之间冒出来了,丝丝缕缕地顺着经络血管涌现全身,让他浑身冰凉。

        尽管他只入学了不到半天,但是他已经明白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真正的问题往往隐藏于平凡的表象之下,更别说明显就有问题的现象了!

        「啵——兹——」

        白炽灯又明灭跳动了一下。

        林异隐约之间感觉到了教室内的氛围发生了一袭微妙的变化,而他浑身都开始不舒服了起来,就像是被什么脏东西给盯上了一样。

        他以微小的幅度转动脖子,目光警惕又小心翼翼地环视四周。

        只见原本坐在教室里的那些不对劲的同学们,那没有神采的眼睛里忽然出现了一缕又一缕波动,仿佛有人在一湾死水中投下了一粒小石子,激起了一道淡淡的波纹。

        随着灯光的持续闪烁,他们原本有些涣散的瞳孔也逐渐凝聚起了神采,一抹难以言说的渴望之色,逐渐从波澜之中涌起,最终扩散到了他们的全身。

        此时,教室外响起了一道沉闷的雷声。

        「轰隆隆——」

        纯白色的惊蛰划过夜空,昏暗的夜幕中雨露点点,浓雾覆盖之下的校区里掠过了微弱的光。

        正观察教室情况的林异,眼角余光瞥过教室的窗户……

        借着微弱的光,他看到了一道道徘徊在窗外的鬼祟身影,原本蜷缩在浓雾之下的身影,似乎踏着浓雾侵入了教学楼,走上了回廊,来到了教室之外!

        这一刻,班主任临走前的叮嘱声,犹如洪钟大吕一样在林异的脑海里回响了起来:

        “一旦教室里的灯开始闪烁,必须在第一时间蹲到课桌下面,抓紧桌椅的腿!”

        “不要闭上眼睛!”

        “不要左右张望也不要抬头看!”

        “要盯紧地面上的花纹或者盯紧课桌的腿,同时在心中默念你们的名字和学号!”

        “不要和任何人交流!”

        “不要管任何声音!”

        “直到教室里的灯光恢复正常为止!”

        “最后一点!”

        “小心任何一个在我关上门后进入教室的人!不要跟他们有任何的交流!”

        林异的大脑飞快地过着一遍又一遍地信息,他飞快地将本子合上收入口袋,然后冲着魏亮大声喊道:“亮子,快过来!快!”

        白炽灯的闪烁,其实说难察觉也不难,但教室里的白炽灯太多了,以至于有些人第一时间就是没有意识到。

        比如魏亮。

        “到底是选这一套《桃色聊斋》,还是这一套《盘丝洞天神下凡1v7》呢?”正在暑假前琢磨着挑选哪一套漫画的魏亮,忽然听到了林异急切的呼喊声。

        几乎是出于条件反射,魏亮毫不犹豫地转身向着林异所在的方位冲去。

        就在他抬脚的瞬间,教室的门被一股巨大的力锤响了。

        「哐哐哐!」

        「哐哐哐!」

        「哐哐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