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 - 网游竞技 - 规则类怪谈:4016在线阅读 - 第八章 体育生

第八章 体育生

        “怎么了怎么了?”林异的反应让魏亮如临大敌,赶紧伸长了脖子凑过来询问,“什么怎么回事?”

        林异指着地图上教学楼和校门的符号,比划了一下二者之间的路线,然后道:“亮子你看……”

        “从校门到这里的路上,两侧都有路灯,并且根据路灯与路灯之间的距离来看,其实整个路程并不长……”

        “可是你还记得我们走了多久才到教学楼的吗?”

        魏亮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手上还做出掐算的动作,然后支支吾吾道:“啊这个……好像是一个小时?噢不对,差不多要两个小时了吧?”

        “是一小时四十五分钟啦。”林异扶着额头无奈纠正,“但是从地图上的路程来看,这整段路程最多也就是徒步十几分钟的样子。”

        魏亮道:“可是老林你别忘了,我们来的时候雾气很浓,而且我们还跟着保安走了一段路。”

        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那会不会是因为我们兜了圈子呢?”

        “兜圈是不太可能的。”林异否定道,“保安的身上绑着铁链,那一条铁链被厨师拉得笔直,要是兜圈的话,铁链不可能是那个样子的。”

        “啊?哦,你说的也对。”魏亮闭上了嘴,思索了起来。

        林异道:“而且你发现没有,地图上的路灯编号其实是混乱的,我看过好多遍,完全找不到这里面的规律。”

        魏亮抓过地图,也是认真地观察了起来,只见得校门与教学楼间的不算长的路上,散布着一堆路灯杆。

        这些路灯杆的分布完全没有规律,就像是规划路灯的人抓看一把米撒下去,撒到哪里哪里就插一根路灯杆一样。

        “这么密集的路灯杆,怎么都不可能一次性只看得到一根吧?”

        魏亮迟疑道:“难道是……鬼打墙?”

        “……”

        魏亮又道:“如果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话,那不是只能用玄学来破了吗?”

        林异闻言,无比认真地看着魏亮,语气诚恳且真切:“那不知道福生魏亮天尊您老,有没有什么大神通呢?”

        魏亮的脸色瞬间窘迫了下来:“老林,你这不是埋汰我嘛!老林……老林你这又是在干什么?”

        林异玩笑归玩笑,却没有抓着这点不放,此时的他正在用笔将地图上的编号从高到低串连起来。

        很快地图上就出现了一幅像揉乱的毛线团一样的图。

        林异皱着眉头看着这幅图,完全理不出半点头绪。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同学走到了林异和魏亮的身边,翻开一只椅子坐了上去。

        他似乎是刻意找过来,扫了一眼林异的杰作,便忍不住道:“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过多研究这个校区的秘密了,老老实实遵守规则,过完七天就走吧。”

        “实在太无聊的话,后面的书架上有漫画,正经的不正经的都有,随便翻翻打发时间就好了。”

        这声音打断了林异的思考,他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蓝白色条纹运动服的男同学,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这个男同学剃了个寸头,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运动服下隐隐可见一身腱子肉的轮廓,手里拿着一本港式漫画书。

        “课程表上所有的体验课,除了体育课之外,其他的都只需要在教室里走一个形式就行了,所以……看看漫画就好了。”

        林异好奇道:“同学,请问你是?”

        「咕噜。」

        棒棒糖的杆子从左边嘴角划到了右边嘴角。

        “我叫徐顺康,体育生。”他伸出了手,“很高兴认识你们,新来的。”

        林异微微一愣。

        「这就是……体育生?」

        魏亮兴奋地握住了徐顺康的手,上下摇晃:“体育生大佬!幸会幸会啊!我是魏亮,他是林异,我们是同学……额我是说,我们是其他学校的同学,一起来这里体验大学生活的。”

        徐顺康摆了摆手:“你们从什么地方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听见我刚才的话了吗?”

        “好的好的,我们一定听大佬的话!”魏亮点头哈腰,笑盈盈地回应道。

        见林异还眉头微皱,杵在原地,魏亮忍不住伸手肘了肘他。

        林异回过神来,迎着徐顺康的目光,点了点头:“我听见了。”

        徐顺康见林异这个样子,心中明白林异肯定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只能张了张嘴,然后摇头叹了一口气:“哎,祝你们好运吧。”

        他说完之后,目光环视了一圈,从之前那些围在林异身边的同学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手头的漫画书上。

        一边翻,一边嘀咕道:“傻x作者,净画这些狗看了都犯恶心的ntr剧情!”

        林异扫了一眼那本漫画书的封面,书名大抵是叫什么《山海绿战》……

        “你也想看吗?想看的话我去那边搞点过来?”魏亮凑过来小声道。

        林异翻了一个白眼:“我还在还想学生守则的事情……”

        “只要你不再纠结这个校区的诡异事情就好了。”魏亮松了一口气,“老林,我和你讲啊,在校区里的时候,体育老师和体育生的话,有时候会很难听,但自古忠言逆耳,该听还是要听的。”

        林异看着徐顺康,喃喃道:“听他的口气,似乎他知道很多校区的秘密?”

        魏亮赶紧说道:“我听说体育生和艺术生本身就是这个校区里的学生,而不是像我们这样的体验者,所以知道的秘密肯定多一些,但是我也劝你最好还是别打听了……”

        “如果校方准备掩盖什么秘密,肯定是从上到下都守口如瓶的,而且……上七天体验课就给三万块钱的校方,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秘密?”

        “我的想法就是,我们乖乖地上课,然后乖乖地拿钱就走。”

        “你奶奶不是还缺钱看病吗,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呗!”

        林异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至少……要等我们确认了毛子的安危吧?”

        “在这之前,我还是想尽可能地理清楚一些东西。”

        “就算不去向那种像泥潭一样的浓雾,也去不管迷雾里的那些奇怪的人影、离奇的路灯,至少我们得搞清楚刚才那个走不完的楼梯是什么吧?”

        “我怕毛子被困在那里面走不出来。”

        林异所感受的那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在毛飞扬关上门的瞬间,真的太强烈了。

        强烈到了林异感觉毛飞扬从那一刻起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魏亮纠结了一下:“那……至少得等我们回到宿舍吧?”

        林异他们在来这里之前就知道会被随机分配到不同的教室里去,但宿舍却是可选的,所以他们决定一起五个人住同一间,这样也方便相互之间有个照应。

        魏亮闻言,看了一眼窗外。

        教学楼的外面一片黑暗,浓雾像棉被一样覆盖了整个校区,淅淅沥沥的雨点一刻不停地拍打在玻璃窗上然后顺着风的方向滑落下去,就像有人在刮窗户一样。

        “下雨了。”魏亮的表情严肃了下来,“雨势不大,不知道九点的时候能不能停下来……”

        学生守则里有规定,只能够在21:00~22:00之间回宿舍,如果没办法回去,就得必须要留在教室过夜了。

        林异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表。

        20:34。

        又看了一眼窗外。

        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只剩下雨滴一点一点地打击着窗户的玻璃。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眯了一下眼睛,然后起身走到了窗户边。

        他哈了一口气,然后用袖子擦了擦玻璃,再将脸贴上去看向窗外。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从玻璃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影子与自己的距离非常远,保守估计这窗户玻璃的厚度在6cm以上!

        「这种规格?!」

        他的瞳孔猛地一缩,被吓了一大跳!

        「这是军事级别的防炸玻璃?!」

        他赶紧又去看观察其他的窗户玻璃,但越是观察他就越是感到心惊肉跳。

        「这整个教室的玻璃都是这种规格的,就连靠近走廊的那一侧也是!」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压下心中的震惊,然后重新将脸贴近玻璃,观察着窗外的环境。

        教学楼外的雾气又浓又厚,像是将一条棉被盖在了校区里,沉重得连月光都无法穿透。

        他视线不断移动,终于是在雨雾之中找到了稀稀落落的灯光……

        那是路灯的灯光,从教学楼的窗户里看出去,零星的灯光就像散落的珍珠一样。

        「的确有些错综复杂,而且和地图上的一样……很散。那为什么我们之前来的时候,看不到这样的路灯,而是一根一根的呢?」

        他再度眯起了眼睛,忍不住回忆起了当初的场景。

        到底是自己看漏了,还是……现实真是那样?

        他感觉自己的认知出现了一些扭曲……但事实非黑即白,从不会卡在中间反复横跳吧?

        「这是怎么回事呢?」

        他思考了起来。

        但他一开始思考,那一股疲惫的感觉,就从他的心底再度冒了起来。

        他感觉自己有些吃力、有些疲劳,似乎恨不得停下思考就这么睡过去……

        “老林!你们想干什么!老林、老林!!!”

        就在这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疯狂地将他摇晃了起来。

        他被晃醒了。

        “亮子?我刚刚……?!”林异吃惊地看着魏亮。

        此刻的魏亮满脸的焦急与恐惧,透过他的眼神,林异猛然发现——

        自己又被包围了!

        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情况出现了,他的周围一下子围满了同学。

        他们就像是向日葵的籽一样密密麻麻地聚在这里,将他堵死在了窗户边。

        并且这些同学的脸上依旧是挂着那种如同复制粘贴出来的诡异的标准化微笑!

        这样的微笑再配上那张张看似营养不良的蜡白脸庞,让林异有一种置身蜡像馆的强烈错觉。

        而这一次不止有魏亮来了,之前那个叫作徐顺康的体育生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在了他的身边。

        徐顺康将他和魏亮护在身后,自己则是架起了一副随时都要出手的架势,目光警惕地与这群密密麻麻的人对峙着。

        但当林异醒过来的时候,这些人又一次踩着极慢的步子,缓缓地散开了。

        “喂。”徐顺康开口,一个人喝住了一群同学。

        所有同学整齐划一地、缓慢地转过了身子来,那动作,僵硬地宛如木偶。

        徐顺康的嘴角浮现起一抹好战的笑容,他将那本《山海绿战》卷起来握在手中,像利刃一样指过这群人,道:

        “老子已经记下了,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这帮同学冷冷地看向了徐顺康,似乎也是要将徐顺康的样子烙印在眼睛里。

        “体育生,你少管闲事。”其中一个同学语气冰冷地开口道,“滚回体育馆里去发臭吧!”

        “我们的事情,你少管!顾好你自己吧!”

        “嘿嘿嘿……”徐顺康沉着脸笑着,“走着瞧喔。”

        那帮人接下来没有再回应徐顺康的话,只是转过了身,然后缓缓地走回了自己的坐席。

        望着四散的同学与他们僵硬的背影,林异有些不解,就他们这种行将就木的样子,是怎么悄无声息地靠近过来的。

        还是说……问题出在了自己的身上?

        徐顺康看着林异,自然知道林异又因为思考问题而陷入到了一种类似睡眠的状态中。

        于是他严肃地警告道:“看来你真的一点都没有把我刚才的话听进去……你听着,林异,我非常认真地警告你,请你不要再去思考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这个学校里的东西,不是你能够理解的!”

        “如果你非要尝试用你那小脑袋瓜子去理解的话……”徐顺康指着那帮退缩回了坐席,正直勾勾地看着他们的同学道,“他们就会是你的榜样!”

        “我……”林异也有些不好意思,先道歉道,“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只是,难道我连思考问题都不行吗?”他提出了疑问。

        徐顺康眯起了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告诫道:“这个校区不需要思考问题的人。你也不要去多想,更不要去尝试着理解你所无法理解的东西……”

        “任何地方都有它的秘密,但你一旦了解了秘密,就会成为秘密的一部分。”

        “一旦你成为了秘密的一部分,就再也无法逃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