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 - 都市言情 - 丁火在线阅读 - 人生导师

人生导师

        三人来到大会议室,会议室已排成礼堂式,台上放着聘书,美女张青拿来了一个j头像套。

        “刘教授说,丁先生对于华夏来说是瑰宝,是要隐私保护的,但我们也要对外宣传,所以是带头套拍个签约仪式照。”张飞鱼解释道。

        丁火不在意的说:“理解,没问题!”

        张飞鱼继续解释:“之所以带j头套,刘教授说了,您姓丁,丁象形j。我已经吩咐公司任何人都不得泄露您的身份,这个我们保密工作一定会做好,您放心。”

        丁火点了点头心,心想老刘确实厉害呀,不愧为教授,还帮我想到了隐私保护。

        签字仪式开始,刘秘书穿着高跟鞋,也有一米八,精致的异域风情脸庞,高挑火辣的身材,贴身站在丁火身旁,沁人心脾的香,雪白的大长腿,还有那性感的臀在尽情摇摆,丁火早已被摇摆的七荤八素,还有那每月五万元的顾问费为期一年早已心花怒放,没有丝毫犹豫在聘书上签下歪歪切切的丁火两个字,交互签名。

        张飞鱼和刘秘书又分列在丁火两旁,喊着“茄子”,人事经理张青拍着照,搞的有模有样。

        仪式结束了,丁火取下j面具,又被张飞鱼请到功夫茶室喝那清香袅绕的什么功夫茶,聊着天,鬼扯一通,主要是刘雪秘书一旁泡的功夫茶一绝,害得丁火时不时的找借口低头弯腰,偷瞄两眼雪白大美腿。

        这时丁火的电话响了,是乔珊珊打来的电话:“在哪呢?什么时候过来?”惊得丁火有些激动有些意外还有些胆寒,激动的是女神电话来了,意外是女神主动打电话过来,胆寒的是自己为了看刘雪的美腿,刚刚还在往地上丢东西,像是一个小学生考试作弊被老师当场抓了包,语无伦次:“在在外面,这个,那个,等会就过去。”

        “好的,等你!”乔珊珊挂了电话。

        一句“好的,等你”,像是催命符贴在了丁火身上:“张总,我有急事,这个能否先撤?”

        张飞鱼一脸机灵,立刻说到:“丁先生,本来准备中午大家一起聚聚吃个便饭,如果您有事您先忙。没什么事的话您周五一定过来呀。”

        张飞鱼、刘秘书、张青三人一起出来送丁火,一直把丁火送到电梯口,丁火受宠若惊。

        惊的还有游柔柔,已经瞠目结舌,前天还对他不睬不理,今天感觉已经高攀不起。心有不甘,老娘今年二十八,骄人容颜貌美如花,明天敞开三颗纽扣,就不相信身边喜鹊不叫喳喳。

        张青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下不仅仅自己的工作保住了,而且张飞鱼说只要事情办成,工资翻倍,心里乐开了花。

        张飞鱼更是开心,“刘秘书,约下聚福楼。张经理,通知下,今天晚上大伙聚餐庆功。”哼起了小调,扭着他的肥屁股,一摇一摆的迈向他的办公司。

        全公司都沸腾了。

        离开飞鱼网络,丁火第一件事是奔跑到大楼下的最近的一个银行自动取款机,把卡塞了进去,输上密码,果然有8万元,兴奋的先取了个一万元,放在身上,有钱的感觉真好。随后到商场买了几件换洗衣服,直接换上,这也算把自己打包过去了。买了点水果礼物,作为礼节,不能空手过去呀,还买了一大捧蝴蝶兰,因为乔姗姗喜欢。

        然后打车前往云顶庄园。路上打了个电话给老刘,这才知道,老刘是张飞鱼的堂舅,原来还有这层关系。

        “刘老头,感谢你,虽然我知道我只有一个从来不管我的母亲,要不是知道我父亲已在多年前就不知踪迹,或许已经死了,我还真以为你是我的亲生父亲。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恩人呀。我感谢你八辈祖宗。”

        老刘听的感觉不象好话:“别臭贫,我怎么感觉你还是在骂我?只要你满意就好。之前飞鱼确实做的不好,你也多担待。其实我和你师娘是可以做你的父母的,那个艳艳的事情,考虑考虑?她已经回……”

        “张飞鱼那个没事没事,本天才绝对没放在心上。那个艳艳的事情就,就,就算了,我忙了,挂了,挂了”丁火赶忙挂断电话,老刘呀,报恩归报恩,艳艳那事还是算了吧,老刘要不说你变态呢,你长得也不赖,师娘是洋师娘,也算是倾城大美女,怎么生出个像猴子一样丑的女儿?再说本天才将要入住女神家里了,怎么会考虑呢?又怎么可能考虑呢?

        转眼已到云顶庄园,穿过若大的庄园景观,感觉像跋山涉水,刷卡,一楼保安行礼目送上了电梯,来到乔姗姗家门口,让丁火神采飞扬兴奋不已的是乔姗姗女神居然亲自给他开门。

        好像是刚睡醒,波波头卷发,略微凌乱地披散着,有些甚至调皮地跑到了她的脸上,穿的很是随性的小碎花连衣裙睡衣,但又散发着一种优雅惬意,睡衣高高凸起,该死的还有些微透,睡衣里面居然是真空,她一米七的个,在丁火一米八大个面前,基本就是居高临下被看了个通透。

        乔姗姗好像丝毫没有注意丁火的眼神变化,这个大男孩居然给她带来一大束自己喜欢的蝴蝶兰,有些惊喜,只顾着接过蝴蝶兰,将蝴蝶兰插在一个花瓶里,意犹未尽的闻了闻:“很香。”

        她的睡衣后面竟然是镂空设计,肩与后背身形完美而现,皮肤如玉温润,曲线妩媚动人,让丁火感受也是很香,香的血脉喷张。

        “林玲在休息,我们到你的房间去吧。你那个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为打游戏专门处理过。”她似乎意有所指。

        丁火放下水果,然后屁颠屁颠的跟在她后面,睡衣紧绷着的臀曲线更加性感,微透着那朦朦胧胧的红色丁字裤,诱惑至极,立刻让丁火精虫上脑了。进到了电竞房间,心猿意乱的轻轻关上门。

        乔姗姗随意的坐在了即将是丁火的实木床上,“床我让林玲一早给你铺好了,都是新的。你的换洗衣服我让林玲也买了几套,在柜子里,还给你配了些其他场合的衣服,你等会看合适不合适?”她指了指不远处靠着床的衣柜。

        丁火没有望衣柜,却贼勾勾的盯着她。她注意到了他的眼神,桃花眼散发出那异样的眼神,如同狼看见羔羊,她有些紧张,有些慌张,但他也确实让人着迷,居然身不由己的来了一句:“丁丁,你相信一见钟情么?”

        丁火有些不知所措。

        “我是相信的,因为当我第一次看到你,我就相信了。”乔姗姗微笑着望着他。

        丁火被心目中的女神说这样动情的话,彻底点燃了心中的欲望之火,虽然丁火早已经历过男女之事,算是久经沙场的老司机。

        但对于乔姗姗的表白,丁火却从没有过的心潮澎湃,望着她那迷人的双眼,尤其是乔姗姗的性感睡衣包不住那火辣的身材,不由自主的紧靠向乔姗姗身边,柔柔的贴在她脸旁吹了口气,轻声耳语:“我也是。”

        将嘴唇凑了上去,乔姗姗口中说着“不要……”却被淹没在丁火火热的嘴唇中……

        电话响了起来,是林玲:“丁火,乔姗姗早上说你会过来,这都晚上6点了,怎么还没过来?乔姗姗她电话也没带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你还过来吗?”

        丁火懵了,原来都晚上6点多了,好几个小时不停息呀。乔姗姗脸红的如同熟透了的红苹果,害羞的钻进了薄被单中。

        “今天你不上班吗?李辉呢?”丁火有意岔开话题。

        “他今天晚班,你上午没碰见他吗?今天我休息,到现在晚饭还没吃呢。你过来的话,估计乔姗姗也快回来了吧,正好一起吃晚饭,点些外卖?”林玲问到。

        “啊,你还是去外面饭店打包点回来吧,让他们现做,你看着,有的外卖是做好了放在那里,估计都不新鲜了,兴许乔姗姗等会也回来了,我马上就过来,我肚子也好饿,也没吃晚饭呢。”

        但愿她相信,要出去呀,否则怎么圆场呀,丁火有些怪自己一时冲动,连累了女神,不过中午饭也没吃呢,之前也没觉得饿,经她这么一说,确实感到饿了。

        “点外卖不一样吗?好吧,谁叫你是丁天才,大帅哥呢?害我还得出去,去外面饭店让他们现做几样菜。很快的,你也早点过来吧。”林玲好像很听话的样子说完就挂了电话。

        丁火和乔姗姗忙穿起衣服,衣服胡乱的整了整,当丁火一不留意看到了床上一摊殷红的血迹,突然感动得想哭,一把抱住乔姗姗:“乔姗姗,我一定对你好的。”

        乔姗姗也看到了,却突然挣脱开丁火的拥抱,一副不在为意的说:“没什么的,只是一次意外,至于这个,人总是有第一次的,我只是很幸运的很愉快的很享受的从女孩升级成了女人了。感谢你。其他的,你别想多了。”

        乔姗姗顿了顿:“你只是我的人生角色转变的一次导师,如果你想我们已经是情侣了就错了,我们只是一般朋友,一块合租的室友。而且你很过分,很无理,我都说不要了,你还硬来。你不要再有什么想法,小心我杀了你。”

        她恶狠狠的说,说得那么傲娇,那么决绝,好像变了一个人,说得丁火无比的卑微,真的感觉自己只是乔姗姗人生路上转变的一次导师?尴尬极了。

        幸福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乔姗姗,你让我感觉一点也不真实。丁火有些失落,感受刚刚经历的如同是一场梦,如果永远不会醒来那该多好呀,却是如此的短暂。不过还有机会,这不我丁火不是可以住进来了吗。等着吧,我一定要追到你,乔姗姗,我的女神啊,我一定会给你幸福。

        估摸着林玲或许出去了,但又不敢急着出去,万一没出去碰见就尴尬了,两人又过了好一会,才出了电竞房,来到客厅,林玲看来真的去买饭了。

        乔姗姗转脸傲娇的一本正经的对丁火说:“你先坐会,你的学生我要去换件衣服。我的第一次给了你,不过你别想第二次,否则我打断你的狗腿。还有如果我以后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不要怪我,毕竟你欠我的。”

        丁火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沉默,丁火感觉自己大脑不是缺氧,就是没长,反应不过来了。

        但还没等乔姗姗移动脚步,林玲已经开门进来了,将打包的饭菜放到了餐桌上。她似乎有些惊讶的望着乔姗姗和丁火:“姗姗,你回来了呀,丁火,你到了呀。”

        乔姗姗珊只好尴尬的和丁火来到餐桌前。

        丁火摊了下手:“在,在楼下碰到的,刚到。”以为可以隐瞒的天衣无缝。

        “看来你们还真是很有缘。”

        察觉林玲的笑容很是诡异,话里有话,丁火脸色有些微红:“是的,很是有缘的。”人生道路充满着神奇的有缘,心中感叹,比如有缘的人生导师。“李辉和你不是也很有缘嘛。”心照不宣,或许他们也已经是人生导师的关系了吧。

        林玲哈哈大笑了起来:“有缘的不仅有一大束新鲜的蝴蝶兰?还有墙角的一摊水果。这水果呆在那估计快一整天了吧,也不觉的累。”

        晕了,丁火顿觉被揭穿了,忘了早上带来的水果了,这林玲洞察秋毫厉害呀,原来她知道我早就来了,打电话给我也就是给我个台阶下。

        丁火不知道的是林玲也喜欢蝴蝶兰,并且乔姗姗喜欢蝴蝶兰,也是因为林玲买蝴蝶兰乔姗姗看到后才喜欢上的,而且房间里的蝴蝶兰全是林玲买的,除了有一个大花瓶里的一大束蝴蝶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