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院 - 玄幻奇幻 - 万化风流在线阅读 - 第一二七五章 借手乱敲满头包

第一二七五章 借手乱敲满头包

        冰开始融化,玄冰本身千古不化,但是在操控者意念之下会迅融化,听话之极。

        温度回升,整个帝都到处都有水滴在滴落,就像是刚刚被冰雨洗涤一遍。

        英雄纪念碑洗涤的很是干净,倒是省了工作人员的麻烦。不过,因此清洁工会少挣不少金币,估计暗中会抱怨几声。

        众人目瞪口呆,看着‘两条脱水的鱼’在那里翻白眼喘息着,齐齐感觉极端好笑。

        “修者中的高人原来都这般好玩,意气用事,这么喜欢论输赢,和市井赌坊里为了输赢下注的赌徒似乎没有两样啊!”

        这般一想,民众们都会心微笑起来。小孩子更是高兴,小脚踹在融化的冰水中溅起冰水,弄的小脸上一道道,看着很是恶搞!

        禁卫们笑不出来,快要吓尿了!

        “方才看见的是什么级别的力量?”他们不明白,却知道,百万个自己扑上去都是给人家送菜的料,根本不可想象这两个怪物是什么玩意?

        有数个只有成人腰部高的小孩,调皮的从高大禁卫们身体空隙处钻了进去,禁卫们瞬间大惊,但一想到夜大人的为人,心中都放下心来。

        两个小丫头和一个小小子,嬉闹的跑到两个倒在地面上几乎脱力的人身边,好奇的蹲下。小小子比两个小丫头要矮上一个头,竟然不足三岁,一蹲下,才现竟然还穿着开裆裤,玲珑小**就在云墨和死老头面前晃悠着!他好奇的用小手扒拉不动弹的老头和青年,口中吱吱呀呀不知说些什么。

        两个小丫头也不管那么多,关心问道:“老爷爷,叔叔,你们没事吧?”

        云墨和老头一骨碌坐起来,彼此仇恨的怒视一眼,哈哈一笑,齐齐喊道:“没事,没事!”

        “你们刚才是在耍把戏吗?好有趣,还能变出冰花和火花来,可不可以教我?”其中有个小丫头生的眼如点漆眉目如画,她希翼的问道。

        哈哈哈…!

        周边的民众轰然爆笑,被这三个小孩子逗得不可自制。

        禁卫们憋住笑意。真不敢笑,谁知道夜大人会不会一掌将笑出声?出声来的自己打飞呢?不能冒险!

        小小子站起来,随意摸摸小**。显然那里被冻的不轻,此时感觉有些不适吧。

        轰!众人几乎笑趴下。

        云墨和老头同时脸黑的如同锅底。

        云墨叹气,伸手抱起两个小丫头片子。老头子叹气,将小小子抱起来。一看就知道,这两位一个重男轻女,一个偏爱女孩。

        民众们笑的更欢了!

        云墨抱着两个小丫头,走出禁卫圈,将孩子送到一个劲赔不是的一对夫妻手中。那个小小子也被老头送到这对夫妻手中。原来这是两个小姐姐领着小弟弟啊。

        夫妻二人诚惶诚恐,云墨温声安慰,直说没关系。

        随后指指那个想要学把戏的小姑娘,轻声吩咐道:“来人,测试一下这孩子根骨,要是有修行天赋,注意照顾培养,十岁时送进紫藤学院,不得有误”。

        “遵命!”

        周围禁卫齐齐应声领命。这位爷虽然没有公开身份,但修者谁不清楚是谁人当面?敢不听话吗?

        民众们睁大了眼,这才知道这惨白脸色的青年是高官,就是不知是谁?不过一看禁卫们噤若寒蝉的模样,绝对是大官无疑!

        老头子不置可否,伸手摸摸虎头虎脑、摇晃着小**的小男孩,转身就走。

        云墨尴尬的摸摸鼻子,不敢怠慢,亦步亦趋跟着人家离开此处。

        民众们议论纷纷不提。

        …………

        皇宫中看着这一幕的紫宇笑的几乎翻下龙椅,直呼过瘾!

        夜怜星受挫,是他最愿意看到的。他也清楚,也就是那老头出手吧,不然,谁有本事降服这头倔驴?

        贺兰渊海和皇甫铭跟着笑,话说,他俩早想收拾夜怜星一顿了,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把握了,还是这条隐匿最深的神龙出马才成!这不,夜怜星瞬间听话许多了嘛!

        “陛下,看来这对师徒之事进行的很是顺利啊,也就是圣白白院长吧,夜怜星修行上过于急顺利,是该当头狠揍一棒子了!这一棒子由圣院长来挥动在合适不过”。贺兰渊海边笑边这般说道。

        能弄出冰火双龙,能打击如日中天夜怜星天地不服嚣张气焰的,自然是圣白白大院长了!

        非其莫属!别人都没有成功把握。

        这事自然是紫宇从中安排的,此事早就和夜怜星说好,此时自然该到了施行之时。

        圣白白一身法术惊天动地,炼器圣手名不虚传,这般绝艺没有合适的继承人,可知老头心中有多么着急。

        这世界师傅难寻,好徒弟更是难寻。这才有很多天才可以同时师从数人的惯例。可见好徒弟的抢手。

        圣白白和紫宇通话后,对收下夜怜星充满期待。但毕竟都是记忆水晶中影像,老人自然要亲自掂量一下此人真实水平。如是约定好见面之处。

        见面时自然不会给面子,那句‘滚蛋’和‘六宫粉黛无颜色’自然是约定暗号,一说出来,双方都明白对面是正主。然后一系列的较量开始!

        那‘一瞪神功’是魂力攻击,因为面对的是夜怜星,老头使用八分力,结果如同石沉大海,当时将圣白白都吓了一跳!

        吐烟圈看似简单,其实暗中凝结元力攻击,夜怜星不躲不避,面皮强度堪比金刚,老头很是满意。且其举一反三,顺手就升级烟圈花活儿,内中力量之强,使的老头再度震惊一把。

        之后,其慷慨扔出十万金币举动更是合其胃口。

        老头瞅在眼中乐在心头。但天才都恃才傲物,这怎么能成?必须打压!如是轻功较量,加上最后的大手段震慑,总算将这头傲驴折服,快将圣白白累死了,暗中直吐血!

        这厮看着云淡风轻若无其事,其实心中早就骂开了。

        “太他妈难调教了,魔尊,你这徒孙果然不是省油灯!”

        好嘛,连君不六一道骂上了。这位看样子也不是讲理的人。

        这就是此事的来龙去脉。

        一个存心打压,一个誓不低头,针尖对麦芒,这不,好一通较量!

        在圣白白角度考虑,自然是要竖立师傅的威严。在云墨心中,自然是掂量老头是否够格做师傅?郑寻师傅目前还在魔尊手中,数年后才能醒来,先拜个师傅学点本事再说!

        云墨心中很想郑寻的,只不过不会表现出来罢了。

        在他这里,师傅就是最亲的人了,怎不能不好好掂量一番?这不,折腾的圣白白暗中直骂娘!

        皇宫中的几位老不修深知前因后果,一时间看的这个乐啊!

        情有可原,一直被夜怜星嚣张的态度气的要死,还不能得罪深了,此时借着圣老头的手敲打一番,真是大快人心之事!

        紫宇就觉得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似乎未来都无限光明起来。

        皇帝也是人,憋气憋久了也不成,总得宣泄出去才好!

        三个老混账笑了半天,知道事情成了,心中放下一件心事。夜怜星成了圣白白的学生,不用说,这和紫藤学院关系密切到极点,自然也跟皇族密切数分,这当然是好事!

        紫宇此时才确定,自己终于将这桀骜不驯但是天赋和大气运千古罕见的混蛋女婿绑紧在自家战车之上。以往只有紫荷一人不够保险,此时加上一位师傅,安全系数大增!

        不过,他怎会明白穿越者的心理?

        云墨从来不是为皇族服务的,他只对天下民众负责,且还是被步步紧逼到这位置,不然早就将一切甩开自己逍遥去了。他这人,什么约束都不好使。

        要是紫宇真的做出什么不利民众的举动,第一个造反的就是他!

        这是紫宇还摸不清的地方。好在紫宇还算是一代伟人,高瞻远瞩顺应形势做出睿智抉择,不然,以后真和云墨对上,两人都为难不是?

        由此可见,紫藤皇室虽然气数已尽,但是并不会湮灭消亡,或许只是换了一种形式,但是还会荣耀下去!紫宇功不可没。

        三人笑够了,贺兰渊海正色看向皇帝,凝声问道:“陛下,你曾经告诉我,数月前,你帮着夜娜姐弟俩做了一件事,将一皮包送到院长手中,请其帮忙炼制器物。我很是好奇,转交给圣院长的皮包中到底是什么东西?当日夜娜的意思是,夜怜星愿意用巨大代价为交换,这件事令老夫一直暗中嘀咕啊!”

        贺兰渊海说的,是丝素当日在‘双瞳’手中顺来的皮包,那里面的东西,储物法器无法装进去,只此一点,足以看出物件的珍贵。

        紫宇微微摇头,缓声道:“朕也很是狐疑,但是那上面有夜怜星亲自封上的魂力标志,朕一看就知道无法无形破解,所以就没有召来大供奉费心查看,朕就老实当了把送货人,那里面是什么真的不知,不过肯定有着巨大用处,朕询问夜娜之时,其支支吾吾不尽不实,估计有着大秘密”。

        皇甫铭和贺兰渊海眉头蹙紧,暗中琢磨起夜怜星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皇宫中恢复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