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反派咸鱼每天如履薄冰在线阅读 - 第55章 机会

第55章 机会

        蔡容承一身月白锦袍,腰间系着银色丝绦,一头墨色长发挽在头顶。一双乌黑眸子冷冷的看着窗边,直到窗户合上。

        赵王落坐,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幽幽的望向他,“什么时候?”

        “快了!”蔡容承把放在腿上的黑色披衣罩到身上,披衣帽子也拉上头,瞬间,只余一双阴柔的双眼,双手推起轮椅离开。

        赵王捏杯眯眼,不动声色,任由他离开。

        门,吱呱一声合上。

        黑衣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附在赵王耳边,“回殿下,事已妥了,只待时机成熟便会……”他噗一下像是什么炸了一样。

        赵王蛰伏多年,听到手下人的回禀并未动声色,“千万不要大意。”

        “是,殿下。”

        灯火辉煌的大街上,纪容锦与燕韬肩并肩围着某片漂亮的灯,中间挂着今年元宵节最漂亮华贵的灯笼,只要谁能猜中灯谜就能免费拿走这盏最贵最漂亮的灯笼。

        猜灯谜是件雅事,本来围观的人就多,现在又多了燕韬与纪容锦这对俊男靓女,那就更热闹了,甚至有些文人墨客想在七皇子面前露脸,更愿卖弄,气氛搞得非常热烈。

        纪容锦仰着雪白的小脸等着燕韬猜出灯谜,一脸笑盈盈,灯光明亮,落在她胜雪的面庞上,一双明眸含水映光,盈润灵动,让人不自觉沉迷。

        灯谜啊,燕韬喉结轻滚,目光移向高挂的灯笼,他身材高大,肤色冷白,高眉基,眼睛深邃,一管高鼻从山根拔起,从侧面看,轮廓极为清晰,弧度堪称完美。

        不得不承认一件事——能和这样的男人春风一度,怎么也不算亏,纪容锦目光笑盈盈的转向人群。

        人群中,有人见她目光掠过来,慌乱的低头,隐入人流,瞬间消失在人海。

        中年算命先生目光与小娘子遇上,颔首一笑,捋了把山羊胡,转身离开了围观的人群。

        纪容锦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继续落在丰神俊朗的七皇子燕韬身上,“殿下,猜出来了吗?”

        燕韬负手而立,听到小娘子的问话,对着漂亮的灯笼复述了一遍谜面,“细雨春灯夜色新,酒楼花市不胜春;和风欲动千门月,醉倒东西南北人。”①引用网络

        她一副洗耳恭听答案的调皮神情。

        “美人……”人群中有人高喊。

        老板摇头,“不是……”

        “燕子?”

        “也不是……”

        “那是什么……”

        不亏是灯谜王,果然难猜,很多人都没猜对。

        纪容绵双目盈盈的盯着燕韬,一副他猜不出来幸灾乐祸的模样。

        燕韬薄唇勾着笑,朝老板招了招手。

        老板赶紧哈腰上前,“贵人……”

        燕韬附在康泰耳边说了什么,康泰连忙又附到老板耳边回了什么,然后问,“殿下猜的对吗?”

        老板一副震惊不敢相信的模样,“恭喜殿下,贺喜殿下,没错,就是这个谜底。”转身就拿竹挑子把最漂亮的那盏挑了下来,双手虔诚的递给了康泰。

        康泰连忙捧到燕韬跟前,“殿下……”

        他朝纪容锦点了一下,“给她。”

        纪容锦跟众多围观的人一样等着听谜底,结果这家伙居然不揭答案,这得多吊人胃口。

        “殿下……”一副是不是你不会,用特权欺压了老板。

        燕韬轻哼一声,抬手就给了个爆粟子,“走。”

        纪容锦吃疼,双手捂脸门,一边看康泰手上的漂亮灯笼,一边生气不想拿这漂亮的灯笼,很是纠结。

        燕韬气质潇洒的离开,“再不走,灯笼送给别人。”

        “那可不行。”纪容锦生气的一把抓过康泰手中的灯笼追了上去,“殿下,这是为我猜的灯笼,凭什么给别人。”

        燕韬侧脸,微微挑眉:“就凭我高兴。”

        “……”该死的特权,纪容锦鼓嘴。

        气鼓鼓的腮邦子像生气的小花猫,燕韬差点伸出手掐一把,意识到手指节的动作,他转过头,清咳一声,“想吃什么,本殿请你吃夜宵美食。”

        “真的?”纪容锦漂亮的双眼盈满笑容,实测上,心猛的一揪,不会吧,这就有机会了?

        今天晚上出来看灯会,她真没想到能遇到燕韬,更没想到还能一起吃饭,简直就是天砸的机会。

        堂堂一个皇子,一言九鼎,燕韬一副不与她计较的矜贵模样,负手而行。

        意识到情绪不对劲,纪容锦傻傻一笑连忙跟上,“既然这样,那本姑娘就不客气了,就去最好的酒楼。”

        燕韬目光睨过来,薄唇勾着笑,笑意却未过眼底,眸光深深,见不到底。

        随着俊男靓女的离开,街市两侧人群迅速涌入街中心,挡住了陆秀儿的视线。

        “听到了吗?”她的声音从牙缝内挤出来,恨之入骨,“让她去死。”

        随从吓得心直跳,“回乡君,齐王殿下宠她入骨,里里外外都有人保护,我……我们怎么能动手。”

        “没机会,不会造创机会吗?你们是死人嘛。”

        此刻,陆秀儿感觉浑身像是浸在阴曹地府一般,贱人,该死的贱人,从出生就挡她的气术,一直挡,一直挡,挡得她差点享受不了荣华富贵。

        “听到了吗?”

        “是是。”下人们吓得战战兢兢。

        皇宫内,袁紫芝打听到表哥一直没回宫的原因,气的小脸发白,忍不住到淑妃面前告状,“娘娘,那贱人勾得表哥都不回来陪你吃汤团。”

        儿子在外面养了外室,淑妃知道的,不过她没放在心上,男人嘛,犹其像他儿子这样优秀的儿郎,身边十个八个女人都稀松平常。

        但如果儿子从开始有女人一直到现在,一直不换女人,作为老娘,她担心了,“这么狐媚子?”

        姑姑终于认同她说的话,袁紫芝高兴的要死,连连点头,“是的,可会勾着表哥了。”

        淑妃美眉微蹙,现在什么时候,韬儿不知道吗?竟有心情留连在女人身上,“来人……”

        “娘娘,老奴在……”

        元宵节的灯火灿如白昼,站在高高的楼宇望下来,犹如天上的街市。

        “主子,他们来了!”

        楼宇连着楼宇,京都的繁华,犹其正月十五的热闹,达到了一年以来的之最,夜色阑珊中,某个窗口后,“殿下,他们去了。”

        wap.

        /94/94352/20984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