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反派咸鱼每天如履薄冰在线阅读 - 第53章 疯批

第53章 疯批

        一双阴鸷的眼仿佛能把人看穿,蔡容承冷笑:“那是因为很多人想借你的手杀了燕韬。”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竟已经成了一枚杀人的棋子。

        纪容锦一口气眼看就要吸不进,蔡容承终于松了手,纪容锦一下子得了自由,踉跄的扶住桌边,“咳咳……”大口喘气。

        “你不要怪哥哥手重。”一改刚才疯批阴鸷,声音柔柔,好似世上最温柔的哥哥伸手就要抚她后背。

        她受惊如蚂蚱一般躲开,“我……我知道……我知道……”一直只在影视剧中看过人格分裂的疯批,没想到有一天,她会亲身经历。

        可怕,太可怕了。

        寒冬腊月,蔡容承一身白衣,黑发垂至腰际,一根雪缎,随意地在脑后扎了一下,五官阴柔,皮肤苍白,嘴唇殷红,身形很瘦。

        单单薄薄坐在轮椅上,如果没有刚才那一遭,乍然看到如此孱而不弱的男子,纪容锦说不定还能赞叹几分,可如今拿她当挡箭牌的燕韬都比他好。

        “你怕我?”蔡容承刚温和下来的脸色,看到一直朝后缩的妹妹瞬间又变得阴鸷,抓轮椅扶手的手节骨苍白无血色。

        真是看哪哪都吓人,为了不引起对方撕裂人格,纪容锦让自己镇定下来,挤出笑容,“天亮了么?”她朝门口看过去,天光从门缝中透进来,带来深深寒冷,好像下雪了。

        蔡容承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外面下雪了。”

        “昨天晚上还晴天呢?”

        听到这话,蔡容承轻轻一笑,“这是又一夜。”

        又一夜?纪容锦猛的看向郭大娘,“我睡了一天两夜?”

        郭大娘怯怯的朝蔡大公子看过去。

        蔡容承背靠轮椅,浑身懒洋洋的,一副带笑不笑的样子。

        该死的私闯民宅,要是在现代,这些人早被拘留了,怎么还能这么猖狂。

        倏一下,纪容锦打开房间,雪白夹着寒气扑面而来,她面色容凛,“我早就说过,前尘往事尽数已忘,我内心没有仇恨,怎么帮你杀人?”

        蔡容承冷冷勾唇。

        纪容锦不惧他阴鸷眼神,坦然道,“就算让我去杀燕韬,我一个弱女子又能拿什么杀得了他?”

        “这个你不必担心,只要你抓住机会往他饭食茶水里放毒,见血封喉的毒药我都有。”

        “……”纪容锦失语。

        该死的,这坑挖的。

        “怎么,以为我买不起毒药?”得意显现在蔡容承苍白的脸上,更让人觉得阴森森的冷。

        纪容锦跨出房间,走到回廊栏杆边,伸手抓了一把冰冷冷的白雪,“非杀不可?”

        “他该死。”蔡容承推着轮椅跟出来,停在她身后。

        白雪在温热的掌心慢慢融化,变成一汪透心凉的雪水,她倾手,雪水从掌心落到地上,形成一滩水渍。

        倏然转身,纪容锦站着比坐着的蔡容承高不了多少,她说,“是不是我不答应你杀他,就将永远被你囚禁在此?”

        “果然是我妹妹,聪明。”

        聪明个屁。

        纪容锦压下想骂人的冲动,皮笑肉不笑,“行,杀就杀,毒药给我。”

        “蓉娘?”郭大娘吓一跳,惊恐的看向蔡容承,“大公子?”

        蔡容承眯眼,目光如鹰,像是能把她琢透。

        纪容锦镇定若闲,任由他探究,无拘无惧。

        回廊外,枝头上,挂重的雪,风一吹,簌簌落下来,扬扬洒洒,像是下了一场小雪。

        “郭氏,把毒药给她。”

        “大公子……”郭氏不知道是担心大公子还是不相信纪容锦,犹豫不决。

        “拿给她。”蔡容承声音低缓,作为上位者的命令却不容置疑,郭氏不敢拒绝,伸手从袖内掏出如一粒黄豆大小的东西递给了小主人。

        纪容锦没敢立即接,见血封喉的东西,谁知道会不会毒死她。

        蔡容承看穿了她的小心思,苍白脸色再次切换温柔大哥,“哥哥教你怎么用。”说完,从郭氏手中拿过毒药,教她怎么样牵引机关。

        纪容锦拿毒药的目的是换取自由,至于毒不毒燕韬……

        “最晚正月底,这颗毒药就要起作用,否则……”

        否则会怎么样?纪容锦抬眼看他。

        只见眼前一晃,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喉咙一凉,竟有东西滑下了肚,“你……你……”她死劲的抠嗓子,不管怎么吐,不管怎么呕,都已经无济于事了。

        “王八蛋……混蛋……”纪容锦从没像现在这样骂过人。

        蔡容承一脸悠闲自得,“郭氏,带她回去。”

        “……是……”郭氏看着仍在抠嗓子的小主人,除了叹气还是叹气,“蓉娘,你放心,只要你杀了齐王,大公子自然会给你解了毒。”

        自从穿到大夏朝,纪容锦还从没像现在这一刻生无可恋,“为了报仇,你竟连亲妹妹都下得了手?”他娘的,还兄妹,兄他个头。

        简直就是恶鬼。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身白鬼蔡容承幽幽而道,“只有杀了陆、袁两族,方能解我蔡家之恨。”

        寒风飘雪迎面而来,蔡容承跟个白鬼似的,纪容锦吓呆了,她不知道是怎么回到桂花巷的,回来时,招喜他们都以为她去早茶楼盘账了。

        纪容锦没心思管蔡容承以什么借口挡了早茶楼那边,她现在一门心思就想逃跑。

        跑到哪呢?她钻到书房里,什么人也不让进,找书看舆图,找一个既不被燕韬抓住,也不要被他人格分裂的便宜哥哥找到的地方。

        翻了两三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纪容锦愁的直捋头发,捋的跟鸡窝似的。

        ‘啪!’书桌上的书都被她气挥到地上。

        “啊啊啊……”烦死了!

        纪容锦像条死鱼一样瘫在椅子上,仰头看房梁,蔡容承说很多人都认出本尊了,很多人……指哪些人?

        突然,她猛的坐起身,“他的意思是燕韬也知道她是谁?”

        那她还能把他‘勾来’下毒吗?如果他不来,她该怎么办?

        虽然想了很多,纪容锦倒是没焦虑,也没内耗,她的小命本来就是捡来的,到了正月底要是杀不了燕韬,大不了毒发身亡。

        丫头婆子小厮一大群人,纪容锦决定开开心心过个年,什么杂七杂八之事以后再说。

        冬雪,转眼又是一年。

        wap.

        /133/133511/31312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