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冠军主教在线阅读 - 484章 警告,警告

484章 警告,警告

        左冲拳,右冲拳,马步一定没站,表情一定愉悦。

        “西八崽子。”

        Doinb在台上打猴拳,动作喜剧,侮辱性极大。

        LCK教练团,有几个小年轻看不过眼。

        “不就赢了把游戏,这么跳?”

        “真没有素质,难怪张嘴就喜欢代表LPL。”指的是韩文流采访,Doinb天天一副我是LPL选手我骄傲的态度。

        “这种人,跌倒的时候才知道疼。有机会清算他就好了。”

        “呵。”

        贬低并不能带来好心情。

        SKT输掉比赛,LCK几个主教练心里满是愁容。虽然小组赛并不能代表全部结果,但问题在于,LCK跟LPL差距有这么大吗?之前没想过会这么难。

        先是最弱的EDG,稳扎稳打围绕双c赢了他们春季赛的冠军队伍KZ,再是RW这种第一次进入国际赛事的战队,赢了他们的赛区豪门SKT。

        心情很复杂。

        IG战队还没开始发挥,就给了他们不同于想象中的竞技面貌。

        这就好比,他们全心全力算计着怎么安排出场顺序,抓住对手心理进行田忌赛马式的博弈,结果发现,好像人家的下等马,都不好惹。

        EDG赢,还可以安慰说有点轻敌,没想到EDG能转变思路,前期对于运营规避做得很好,放龙放先锋,经济差没被拉得太高,赌团战双c给力赌对了。

        说实话,团战不如人,真没太多可惜的地方,顶多觉得状态没对面c位好,但能补救,能调整,胜负只在一线之间。

        但这把呢?

        这把给LCK最大的教育意义在于:RW表现出来的战术执行力,实在惊人。

        他们知道RW只有中野节奏出色,对局胜率才有保障。

        正因为知道,输掉之后才难受。

        KT教练ZanDarc抬头看了一眼AFS教练Zafe,两支还未跟LPL战队交手。互相能看到对方眼里的凝重,根本乐观不起来。

        纵然。

        SKT失利可以找到安慰的理由。

        比如T皇表现不佳,有点给机会,有3波不敢上的回合他上了,比如加里奥男枪加瑞兹皇子,没有领先对抗,小黑玩的男枪并没有在野区规划上压住卡萨——

        说得难听点,选个男枪出来,作用还没皇子三分之一有用。

        一波中路反蹲,包括后续刷野发育,乃至后续开团,男枪总是吃到不明AOE,根本没环境打伤害。

        嗯。

        中野节奏没比过;Doinb比想象中的难限制;上路没打出效果,下辅被铁男套路降维打击……

        今晚SKT最大的问题,就是状态发挥和战术执行,全都不如RW。

        也不用提铁男套路有多NB。

        执教经验丰富一点的教练都能看出,铁男的上限并不高,它这把更多是承担一个辅助推塔的作用,团战发挥实在有限,站位环境非常差(找不到站位,S5还有一手叠Q闪锤后排的打法,S8把这个杀招也废了),几乎没空间给铁男打伤害。

        经历过S5时代的都懂,巅峰铁男版本,铁男也很依赖团队,这就不是一个方便自由站位的英雄,比较吃闪现。

        换句话说。

        与其说SKT输给了铁男,不如说输给了RW的执行力,再严谨一点,小黑又又又对位节奏被爆。

        这局Faker没太多操控空间,推线推不过就是这样。

        因为按照阵容需求来说,加里奥比较好配合打野,如果小黑没被卡萨针对,加里奥不可能总是慢瑞兹一拍。

        同理可看Doinb的加里奥打瑞兹,这个对位是谁抢到节奏点,谁有发挥空间。不能用简单的英雄强度来论证。如果比单挑,加里奥一辈子没办法单吃S8刷盾版本的瑞兹。但都玩加里奥了,谁会去比单挑?

        伴随着激昂的音乐,和观众热情的呼声,本场比赛的MVP评选很快出炉。

        大屏幕上,Doinb咧开嘴笑,双手做交叉状,瑞兹的虚影作为背景。

        被对位MVP。

        Faker没啥说的。

        经历了2年的夺冠不可得,这种只是小场面。或者说,跟队伍磨合不够爽利比起来,他更忧心他们这个团队究竟能走到哪?有那份实力参加S8世界赛吗?

        未知与迷茫比失利更可怕。

        此时此刻。

        Faker很想说点什么。

        他环顾四周,看到了抱头反思的Thal,看到了一脸懊恼的小将Effort,看到了表情淡定的Bang,和忙着跟扣马讨论第一波抓中没成、RW如何调动的Blank。

        这就是他的队友。

        想想。

        人究竟在什么时候会感到平淡呢?

        Faker很想说服自己不要再争,拿了2个冠军还不够吗?未来总属于年轻人。

        不,还不够。

        心里有个更为坚定的声音响起。

        我可以转型,可以转风格,可以放下曾经的对线骄傲,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像曾经那样打比赛,但我绝不承认自己会输。

        如果联盟有尽头,我很想去看看。

        嘈杂的休息室。

        教练团在思考对策。

        有时候传来争论,和叹气,如果接受这些信号,不免让人有些灰心。

        鲜衣怒马带着期盼而来。

        怎么第一天就这样了?

        “我说——”

        扣马右手按在小黑肩膀,正帮他分析问题,突然听到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开口了。他第一个反应过来,安静,做倾听状。

        “我说,这才第一天。”

        Faker像是在说废话,“因为对手很强,所以就要放弃?”

        “相赫。这里没人放弃。”

        金教练开口。

        “我听到了叹气。日日叹夜夜叹,能赢对手吗?只会分析问题没有用。我们自己的问题比对面更严重。”

        “多练吧,预测是很没有意义的事,我们知道IG很强。今天打完,又知道RW很强,EDG也不弱。我想,我们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趁努力还有作用的时候。到了洲际赛最后一天,再努力也不会改变什么。”

        “分析……”

        金教练想说分析对手擅长的部分,很有意义,却被扣马打断,“嗯,是该如此。”

        他们有点被LPL代表队展现出来的成熟惊到。扣马自己也在反思,有时候他会想,13到15年,LPL是不是也这样看他们。某种技战术高度和操作配合带来的打击。

        但。

        就像Faker说得那样,惊叹对手并不能提升自身水平。

        Faker说得话,不是所有人都满意。

        金教练就觉得Faker很自我,他可没有粉丝那样的滤镜。

        不过。

        连扣马都发话了,他也不会多嘴,论圈内地位,他暂时够不到扣马、Edgar那样的级别。没有冠军,连发言都不会有人重视。

        ……

        秦明对金教练的心理路程不感兴趣。

        洲际赛第一日结束。

        LPL全胜,LCK吞下2败。

        基于这个结果。

        舆论方面有点炸锅——

        “乖乖,Doinb下手也太狠了。”

        “不是铁男拿得妙?这手龙魂推塔,有东西的。”

        “先锋那波转线,直接拉开一千二经济,给SKT打晕了。”

        “赛前谁在喊Thal韩服登顶,不可小觑?就这啊,被Letme表现碾压,这我确实没想到。”

        “没人夸EDG吗?前面虽然让了很多资源,但团战打起来,双c发挥太好了,队伍也很会保Scout输出。”

        “鸣金开团!”

        “有一说一,厂长那波有点搞,幸好团打赢了,不然铁背锅,他差点把纳尔卖了。”

        韩国论坛——

        第一个热帖就是论今日对战LPL两战全败的标题。

        “T皇去死吧,打了几个月了,越来越差,玩都玩不明白。”

        “跟Huni并列SKT最差劲上单。”

        “别,Huni季后赛表现不差,世界赛才拉胯。你Thal打个国内联赛,屡屡贡献瞎比镜头,有什么资格跟Huni并列。”

        “为什么一直给小黑拿男枪啊?就没赢过几次,一直给他拿,S6时候就是这样,每次给小黑选男枪、豹女,我就觉得要输。”

        “KZ不该参加MSI的。精气神都被打掉了。哈,最高领先三千经济被翻,还是被EDG翻,我建议早点解散。”

        “说好的小花生打厂长有一手,可光打野领先,其他人在干嘛?”

        “BDD最后被压130刀,玄冥二老加起来,不如Meiko卡尔玛输出高。”

        “……”

        LCK观众在生气,湾湾观众反而平静。

        以往的时候,他们肯定会阴阳怪气,可自从LPL资本化聚集了大量资源,有资历有成绩的湾湾从业者,被一网打尽,他们也就对自家队伍死心了。

        阴间论坛关于联盟话题,肉眼可见的流量减少,从过去几十页几十页的翻楼,但现在开个贴钓鱼,都没鱼儿上钩。

        联盟讨论热度跟湾湾赛区一般,变成一潭发烂变臭的淤泥。

        LPL教练团所在的休息室。

        有人提议出去聚餐,惹动选手响应。

        在某些人看来,第一天的成绩,已经印证了之后的赢家是谁。

        老贼看着奇犽内心蠢动,有种说不出的烦躁。

        他觉得自己没打好,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怕被人觉得矫情。

        老贼很有危机感。

        就像他私下里吐槽jiekou酒桶不开团一样,明面上他怕破坏队友关系,不代表他心里没意见。他现在就对奇犽有意见。

        RW这个队很好。

        有竞争力,指挥明晰,输也知道输在哪,正是如此,老贼不想下路成为拖后腿的位置。可下路不止他一个人的事。

        网上很多说辞他都听过。

        那些同情他、可怜他,嘲讽他,觉得他不配的言论,在他心里刻下了一道道痕迹。

        转会期离开OMG,被追问是否当了逃兵,是否有介怀。

        说实话。

        没介怀才奇怪,老贼很讨厌那个不尊重人的经理,有段时间也很想修复跟Jiekou的关系,毕竟是他跟厂长私聊,引起了地震——

        虽然到最后也没修复,破碎了的“队友情”回不到从前,没人可以当这事没发生过。

        但老贼不后悔。

        已经发生的事还去后悔干嘛呢,他也从不觉得没进世界赛是个需要被可怜的事。技不如人,怎么谈同情?

        有时候,那些说遇不到好队友的话,他都是一笑置之。

        粉丝总是能轻易的把失败进行分割,丝毫不顾忌当事人的想法。遇不到好队友?那那些队友会觉得他是个好AD吗?

        看,问题总是这么复杂。

        RNG教练组对聚餐的事兴致勃勃,他们热情讨论着胜利。

        秦明就这么看着,冷眼旁观香锅蠢蠢欲动,旁观小虎见香锅心动,跟着去凑热闹,反倒乌兹一副随便的态度,去也可,不聚也可。

        秦明希望有人站出来。

        但大家顾忌着白色月牙的脸面,哪怕觉得不妥,好像也无所谓。

        “就不点外卖了吧。”

        招呼着要走,秦明终于听到不同的声音——老贼拉着U格斯,小声道:“我想继续练,找找状态。”

        赢的那场,死灵生物龙魂比铁男作用大。这从数据面板就能看出来,铁男总共输出了4千6,还不如女坦输出高,大部分伤害来源,在于大招的负面诅咒。铁男根本没机会摸人,老贼自己也觉得站位表现有点差,打起来找不到重心。

        U格斯正踟蹰。作为教练圈新丁,光有成绩还不完全算履历,他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不会有多少人听,万一被扫,会很尴尬。

        秦明没这样的顾忌,他一向看不得翘尾巴的现象,不是自己带的责任还好说,但现在已经集中了教练团班底,他有义务规范。

        “宁,你觉得你稳赢KT?”

        明日,IG将有一场跟KT的BO1。

        “啊?”

        宁正跟Rookie勾肩搭背,不知道秦教说这话的意思,可他“啊”这一声,吸引了大家注意力。

        秦明的目的达到了,他委宛道:“打完洲际赛,有的是时间聚餐,不必挑这一时。”

        “我们已经做到了最好?”

        “没有吧,今天暴露出来的一些可以打得更好的地方,不需要再处理吗?”

        “我的意思是,没人会拒绝进步才对。”

        这番掷地有声的话,砸得阿布一哆嗦。

        现场沉默了一会。

        句句没有拒绝,却句句抵抗放松。

        果然,白色月牙的副手周泰杰,作为第一个喊出聚餐的人,他哈哈两句,找补着抵消尴尬,“那吃外卖的话,我能帮大家下楼拿。保证管好后勤供应,不让大家饿肚子。”

        “辛苦泰杰了。”

        “我们先约训练赛吧,听听秦教是个什么章程。”

        转移话题总是这么自然。

        秦明无所谓,就坡下驴,督促着选手做到电脑前。

        老贼登陆账号,进入对战房间,见秦明慢慢走过来,他鼓起勇气出声:“秦教。”

        “嗯?”秦明看他,对上一副求知的眼神。

        “你觉得我打得有什么问题?”老贼有些难以启齿,“我的意思是,我有时候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玩,你能帮我分析一下吗?麻烦您了,秦教。”

        /74/74550/31330068.html